澳门金沙官网
科技动态中心
应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型的综合服务体系。创新链的核心部门通常具备科创中心最重要和最基本的功能,但真正意义上的全球科创中心还需要多元化、专业化的要素支撑,这在很大程度上依仗同样具有国际水平的科技服务支撑,包括法律和人力资源服务、信息服务、科技金融、教育和培训、科技地产和物业等。

  法律和人力资源服务。在现行法律体系下,知识产权申请、交易的法律流程往往十分繁复,专业的法律服务是保障各方权益的重要一环。目前,大型企业一般都有自己的法务部门,但中小企业特别是初创企业则需要得到外部法律服务公司的帮助。从近年硅谷升级发展的新动向来看,硅谷向城区的扩张正是得益于当地高水平的法律服务和成熟的市场化产业机制。同时,繁荣的创业创新活动必然带来频繁的人员流动,创业创新聚集的地区同时也是众多“猎头”公司扎堆汇集的城市。高水平的人力资源公司在全球科创中心建设中可以发挥两个方面的积极作用:一是促进人才集聚和流动;二是对人才的价值进行市场化的动态评估,能够创造经济价值的人才或团队的薪酬待遇会提高,反之则会降低,这将激励高端人才从事与实际需求契合度更高的科研活动。

  信息服务。新一代信息技术是新工业的主导技术,无论是传统产业升级还是新兴产业培育都需要借助信息基础设施和相关服务。特别是当数据逐渐成为重要的、稀缺的生产要素并参与价值创造,科技研发活动及其产业化过程都需要海量数据作支撑,而专业化的数据传输、清洗、保存和分析服务将成为未来全球科创中心服务体系的“标配”。由于现阶段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新兴技术普遍能耗较高,通过高速宽带网络的链接,高耗能的环节没有必要设置在科创中心的核心地区,例如一些互联网巨头将云计算中心建在电价更低的自治区,贵州的贵阳市也在扮演类似角色。可以预见,未来全球科创中心对数据资源的倚重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数字要素的空间配置,并以此推动科创中心发展模式创新,提升其辐射带动作用。

  科技金融。长期以来,研发中的高额投入和巨大市场风险,是制约创新链效率的主要因素。为创新创业活动提供高效、优质、适配的金融服务以及多样化的风险投资,则成为科创中心不可或缺的重要功能。目前,全球科创中心往往也是世界金融中心,或者在区位上拥有接近国际化优质金融服务的便利条件。在为科研机构和创业活动输送一揽子金融服务方面,伦敦、东京、新加坡、等全球和区域性金融中心各有所长,而这方面恰恰是国内建设全球科创中心亟待补齐的短板。随着金融领域外资准入逐步放宽,引入经验丰富的国际风投机构和外国创投基金能够为中国建立一流的科创中心提供全方位、高水平的金融服务,提高创新创业的融资保障能力和水平,缩小与国际核心城市的差距。

  教育培训。作为全球科创中心必不可少的组成要素,大学不仅是科技研发的重要主体,也为科技和经济发展源源不断地输送各类人才。而培训产业在承担新技术、新科技推广功能的同时,自身也属于高端服务业,且有条件发展成为科创中心支柱性产业。美国是全球高等学校最密集的城市之一,即便房价和生活成本长期高企,仍然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学生和教育从业人员。为缓解的学生接纳压力,降低当地教育培训成本,众多教育培训机构相继采取异地办学、合作办学、网络办学等方式,并与全球众多大学开展合作,提供更完善的培训课程。例如,培训机构Shorelight和麻省大学阿默斯特分校、上海交通大学合作的电子与电脑工程硕士学位项目时长16个月,在职人员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在美国和中国修完课程。

  科技地产和物业。高地价是阻碍大都市创业活动和产业发展的重要约束,特别是对于资金相对短缺的初创企业而言更是难以克服的障碍,常规的物业管理无法满足科技公司和双创企业发展的需要,这也成为全球科创中心发展普遍的难题。因此,全球科创中心在构建以支撑科技研发与产业融合为目标的地产开发模式的同时,要有针对性地引入专业化的物业服务商。前者需要主导或资助,向科技研发和上下游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投放低成本的土地和基础设施,后者则需要社区化的创业创新空间。例如,科技活动和产业发展空间均受限的新加坡,长期致力于为高水平的科研项目及其团队提供一流的科技地产和专业化的物业服务。新加坡贸工部下属的裕廊集团(JTC)是专门从事发展产业基础设施的机构,自1968年成立以来,JTC通过发展土地和空间支持工业转型升级,为助推新加坡成为世界级科创中心发挥了积极作用,使得寸土寸金的新加坡建成了在产业链上处于主导地位的裕廊工业区、裕廊岛化工园区等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工业园,培育了世界第三大石化和第二大海洋工程设备制造业。JTC管理的纬壹科技城则是东南亚创业创新企业聚集地,依托高质量的服务,科技城吸引了超过400家领先企业和机构、700多家初创公司、16个公共研究机构、5所企业大学或学院,新加坡领先全球的生物科技、科技等重大研发很多都是在纬壹科技城进行孵化并最终实现产业应用。

  科研社区和双创文化。在创新链核心部门和综合服务体系之外,全球科创中心还应当具备适宜创新创业的氛围和文化,这不仅是城市软实力的重要表现,也日益成为全球科技要素竞争的“杀手锏”。随着新科技下城市发展定位的转变,以人为本的科创必须将配套完整、宜居宜业的城市作为载体。除了传统的基础设施和城市功能,全球科创中心需要提供多元化的文化娱乐和休闲服务。目前,80后、90后逐步成为国内创业创新活动的主力军。这个年龄段的人群对娱乐、社交有更高和更新的要求,全球科创中心所在城市应关注并创造性地满足这些需求。需要引起关注的是,近年来发达国家的高新技术企业和创业团队纷纷从郊外的各类园区“搬回市区”,全球研发组织和高端产业的发展呈现出由“建园”向“创城”的更新态势。一些国际化大都市通过城市升级,推动“创新街区”(Innovation District)建设。作为科创活动和创业发展的新模式,创新街区大都位于城市中心地段,拥有丰富的公共空间和灵活的功能分区,具备便利的交通线和高速网络条件。创新街区在较小范围内聚集创新企业、教育机构、酒店公寓、教育培训、金融法务、生活娱乐等科创要素,可以吸纳复杂的、多元的、高密度的创业创新活动。从建设和管理模式看,创新街区既有采取由私人开发商对旧城进行空间的样板,例如纽约硅巷、伦敦硅环、剑桥肯戴尔广场,也有由负责规划建设的区块,例如海港广场等。

  在知识产权、扶持创新的基础上,全球科创中心还要形成激励创业创新的文化氛围,包括完善创业退出机制,为再创业创造条件,培育允许失败的创新文化。创业和创新一直是高风险的事业,1990年以来,在硅谷创业的大学生团队中,超过95%的创业项目在5年内消失,只有不到1%的创业项目最终获得成功。面对居高不下的创业失败率,以较低的成本有效退出并获得再次创业的机会,对于失败者乃至整个全球创新链条而言都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再创业文化能大大降低创业者的心理负担,激励其看待失败,逐步累积应对经验。为此,和投资者对创新创业失败者的再创业要给予更多的包容和充分支持,不应有任何歧视性的政策。

澳门金沙官网,澳门金沙官网登录,澳门金沙官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