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官网
科技新闻中心
新型研发机构要有新作为(创新谈)

  新型研发机构是科技和产业变革的产物,对于盘活创新资源,实现创新链条的有机重组,提升国家创新体系的整体效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前不久,元芯碳基集成电研究院彭练矛院士团队在碳纳米管集成电批量化制备方面取得关键突破。这一有望利用碳纳米管在物理、电子、化学和机械方面的特殊优势,生产出性能优、功耗低的芯片,使碳基半导体向规模化、工业化继续迈进。

  这家成立不到2年的新型研发机构,汇聚了电子、物理、材料、工程等多学科的专业人才,他们有的来自高校和科研院所,有的通过社会招聘加入进来,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面向“后摩尔时代”发展碳基集成电,为芯片制造寻找更理想的材料。

  新型研发机构是科技和产业变革的产物。近年来,伴随着一系列支持政策密集出台,新型研发机构加速在全国落地,规模效应初显,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新兴科技产业力量。生命科学研究所、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等,均是通过一系列体制机制创新,开展先行先试,在不同学科领域持续活力,取得了丰硕的创新。

  与传统的研发机构相比,新型研发机构有许多新特点。投资主体相对多元,研发经费既有的,也有企业的;在管理体制上,实行理事会决策制或院所长负责制,拥有相对的财权、人事权;在研发活动中,可根据实际需求自主确定选题,动态设立调整研发单元,灵活配置科研人员、组织研发团队、调配仪器设备等,学术自主权相对较大。这些新特点,使其在开展周期较长的基础研究、交叉学科研究、工程化与中试、产业化推广等方面独具优势。

  举例来说,在生命科学研究所,全球范围内遴选的PI(研究者)无需项目申报,即可获得长期资助;PI负责的实验室构成科研组织的基本单元,重大决策由研究人员组成的委员会完成讨论;邀请国际同行做书面评估,积极推进产学研融合……这些在人才选拔、科研评价、等方面的好经验、好做法,被不少高校和科研院所借鉴,正实现以增量带动存量的目标。

  还要看到,新型研发机构目前尚处在探索阶段。一些研发机构发展虽快,却存在定位不清、模式不清、重复建设等问题,造成了科研资源的浪费。另一方面,身份难界定、法规滞后、配套政策不健全等短板,一直制约着新型研发机构的发展。比如,科研人员在高校领取工资的同时,难以在新型研发机构中取得劳务费;许多新型研发机构没有的研究生招生指标,人才梯队建设严重受限,等等。

  《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提出,支持科技企业与高校、科研机构合作建立技术研发中心、产业研究院、中试等新型研发机构。这对于推动新型研发机构健康有序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希望有关部门以此为契机,进一步盘活创新资源,实现创新链条的有机重组,使科技创新活动不断突破地域、组织、技术界限,不断提升国家创新体系的整体效能。

澳门金沙官网,澳门金沙官网登录,澳门金沙官网游戏